聖餐:基督徒開餐啦!

abhin 傳媒報導, 崇拜禮儀 0 Comments

餐是教會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禮儀。遑論領聖餐的密度如何(每天、每週、每月、每季、每年),很多時候,我們最憂心的往往是會眾是否明白聖餐的意義,尤其在「等飲等食」時(派發後同領)或「飲飽食醉」後(上前領受後回座)等空檔的情況;因為這個時候,往往也是會眾最愛閒話家常的時候。

有些教會,為了保持會眾在聖餐中有事做,會在分發聖餐的同時不斷反覆的唱讚美詩;有些教會則會用琴聲(尤其風琴)壓制人聲,但人聲之後卻會愈發跟它抗衡;再有些教會則會由主禮牧者不斷的講話,解釋聖餐的意義,引導會眾的思考方向。

歸根究柢,對聖餐本身的理解是我們找不到解決辦法的主因,而聖餐神學和實際運作時的差異,也使我們遺忘了教會歷世歷代的豐富傳統。

在中文的翻譯中,我們新教教會只有「聖餐」一詞。聖餐,直譯即Holy Meal;就算浸信宗所稱呼的「主餐」,也是強調了Lord’s Supper,難怪我們很多時候只重視飲飲食食,餅「脆」還是「腍」,酒內落了多少「威路士」、「利賓納」……

今天,我們是否應該反思聖餐禮的豐富,並為它注入新的名稱?以下是普世教會一直在使用的名字:

Holy Communion(共融禮)—重視共融,重視人和人、人和上帝的相交,我們的聖餐,在於藉著基督和普世教會、與上帝聯合。

Holy Eucharist(感恩禮)—聖餐應該充滿感恩。天主教會的禮儀更會由會眾親自獻上餅酒,意義是:「我們將地裡最好的出產獻給上帝,上帝也將祂最美好的禮物—獨生子耶穌基督的聖體、寶血賜給我們」。

忽發奇想,如果我們使用的是Holy Meal的思維,也許……在等待領餐時和領餐後談天都很正常。因為,這不正是我們平常和朋友用餐的模式麼?難道今天還要「食不言,寢不語」?

原文載於時代論壇1244期,2011年7月3日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