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公會與循道衛理會

abhin 婚禮

在1730年代,聖公會牧師約翰衛斯理在聖公會內開展了循道衛理運動,期望重尋聖公會的信仰真義,並結合歐洲大陸的信仰熱情。自1784年起,循道公會獨立,自此與聖公會成為兩個個別宗派。

在1960年代中期,英國的循道公會與聖公會謀求合一,香港的循道公會、衛理公會亦謀求與聖公會聯合為「香港基督教會」,但是因各種因素擱止(可以參考我的學士學位論文)。不過,教會彼此因為合一運動的興起,致使關係的修復。

在此次婚姻祝福禮選詩中,我們試圖結合兩個宗派的禮儀、聖詩作品,試圖打造一個「四不像」的崇拜,以七世紀羅馬婚禮為主體框架,以聖公會及循道衛理宗的禮儀混合體為內涵,以1930年代本色化及粵語音樂為文字風格,再加上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後的以馬忤斯聖餐禮,切合了香港人的fusion混合式文化,也強調會眾和主禮者的互動參與。

本文特別談談聖公會及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的禮儀及音樂結合。在會眾詩選曲中,我試圖選用查理斯衛斯理的詩歌(神聖純愛歌Love Divine All Loves Excelling),他是循道衛理宗的創辦人,但至死仍是聖公會牧師。本曲保留非粵韻「唔岩音」歌詞,強調兩個教會同享一套詩集《普天頌讚》,也共享同一的使徒信仰傳承。

本詞是查理斯於重生後所作,談及的是成聖的步伐,代表生命的不斷成長與更新,期望整個群體越來越像主耶穌基督,最終投入上帝完全和令人讚嘆的愛,切合本次崇拜〈和好‧同行〉的主題。

下一期再分享另外一首詩歌,如何巧妙地結合兩個教會宗派的傳統及信仰。